您现在的位置:  >> 桃的文化 >> 正文

医学冷知识丨阑尾盲肠傻傻分不清楚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20-3-8 22:47:40
躺在诊所的病床上嘴巴里含着一个温度计肛门里插着一个温度计

在过去

医生就是这样检查盲肠炎的,如果肛门的温度明显高于口腔温度,那么多半就是患了盲肠炎。

现如今

医生已经不会再依靠温差来判断是否患了盲肠炎,盲肠炎确诊更准确的线索是发烧加肚脐右下侧疼痛(大多数人的盲肠都在这个位置)。当盲肠发炎时,用手按肚脐右下侧会很疼,如果同时按肚脐左侧,疼痛感就会减轻很多;可是一旦将左侧的手挪开,“妈呀!”疼痛感就又回来了。这个灵异现象其实是因为腹腔的器官都是被一层保护液包裹着的:当我们挤压肚脐左侧的时候,保护液就会被挤到右侧,这对于发炎的盲肠来说,就像周围多垫了几个水枕,当然感觉舒服多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检测盲肠炎,那就是在有阻力的情况下用力抬高右(最好有人帮着把腿往下按,施加一个阻力)。如果觉得腹部疼痛,另外又恶心、无食欲,那十有八九就是患了盲肠炎。

盲肠经常会被误以为是多余的器官

你去打听一下就会知道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医生在做盲肠炎手术的时候真的会把盲肠切掉。盲肠是大肠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盲肠炎手术切掉的部分其实是拖挂在盲肠末端的阑尾。阑尾看上去就不像是一段正儿八经的肠子,倒是更像个瘪了的气球,也难怪大家会记不住它的名字,而用它家“主人”的名字盲肠来代替它。打个比方,这就和有人说“我住在法兰克福”,其实他是住在法兰克福旁边的一个小镇是一样的道理。所以大家通常说的盲肠炎其实应该叫阑尾炎才对。阑尾不仅个头小到没能力参与食物的消化,而且它还挂在一个几手没有食物会光顾的位置:小肠的出口直接从阑尾上面的一段侧身接进了大肠,食物压根没从它那里过。这样一个器官,更像是一个旁观者,冷眼看着周围“川流不息”的世界。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小瞧阑尾的重要性。

阑尾的体内蕴藏着同样强大的能力!

尽管阑尾距离它的小伙伴们有些遥远,

但是它确确实实属于免疫组织的一员。

阑尾和大肠

大肠的任务是处理掉那些在小肠里不能被吸收和没有被完全吸收的食物残余。既然任务不同,构造自然也不相同。这里没有了小肠里天鹅绒的绒毛,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肠道菌群,它们在这里安居乐业,负责分解掉最后的食物残渣。不仅如此,这些肠道菌群也和免疫功能息息相关。大肠的肠壁上面聚集了大片的免疫细胞。跟大肠不一样的是,阑尾本身就是个免疫器官。阑尾占据的地形还是很不错的:一方面离其他小伙伴够远,不用管咀嚼消化等一摊子事;另一方面离核心吸收系统又不算太远,还是能够好好检查外来细菌的。只要有害病菌敢从这里路过,阑尾就会整个儿将它包围起来,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阑尾发起炎来,也是度无死角地发炎。尤其是如果阑尾发炎肿胀起来,被它包围起来的病菌就更难被清扫除掉了,把它切下来和病菌一起扔掉还容易一些—这就是为什么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被送去切掉“盲肠”了。

阑尾的作用

当然不是每个尾都会发炎。如果阑尾正常工作的话,危险的病菌应该都会被消灭掉。只有那些好的细菌才会存活下来。换句话说,健康的阑尾里就应该只有精挑细选的优质好细菌啰。美国研究人员威廉·帕克(WilliamParker)和兰迪·布林格(RandyBollinger)就是这么想的。他们在年提出这个理论,之后又通过实验验证了这个理论。当我们经历了一轮严重腹泻后,肚子里的很多“肠道居民”都会被连带着扫地出门,大肠壁上处处人去楼空,这对于新的菌群来说是抢占地盘的绝佳时机。我们当然不愿意谁抢着就归谁,万一住进来坏人怎么办呀。别怕!根据帕克和布林格的实验结果,这时阑尾会成为救世英雄,它会把自己圈养的菌群放出来,派往大肠各处保卫家园。在中国,没有太多会导致腹泻的病原体。与印度或西班牙相比,中国的细菌、病毒的杀伤力要低很多,所以就算哪天不小心得了急性肠胃炎,也不至于急迫到需要阑尾出手相救。所以,无论你是已经切掉了阑尾还是正准备切掉阑尾,都大可不必担心。退一万步说,就算没了阑尾,还有大肠里的免疫细胞呢。虽然它们分布得不那么紧凑密集,但是在数量上要多出好几倍,所以接替阑尾的任务是绝对没问题的。如果你还是不放心,那么腹泻后为了保险起见,可以去药房购买些益生菌产品,它们也可以帮忙一起重建肠道菌群。本文由医院消化内科何相宜医生审核文献参考《肠子的小心思》

上海市黄浦区九江路号

礼和大楼4楼E15

长按识别







































复方卡力孜然酊说明书
丹芪胶囊是不是治白癜风的药物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http://www.kvwnh.com/tdwh/10896.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2-2020 桃版权所有



    现在时间: